你的位置:中国农工民主党广西区委网站 >> 党员风采 >> 详细内容

我与非洲的一场短暂相遇——记我的医疗援非之行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来源: 农工党桂林市委  
时间:2018年12月18日 18:16

 

2014年10至2016年11月,2年1个月的时间里我很荣幸作为第18批援尼日尔医疗队的队员在非洲尼日尔马拉迪省马拉迪市挥洒着我的汗水,虽然辛苦,但现在回忆起来也依旧是收获满满,幸福满满。

尼日尔共和国位于非洲中西部,是撒哈拉沙漠南缘的内陆国,为世界上最不发达国家之一。马拉迪省,是它的南部省份之一,马拉迪市,属热带草原气候,全年分旱、雨两季,是世界上最热的国家之一,7月至9月为雨季,10月至次年6月为旱季,干旱是主要自然灾害。

1976年第一批援尼日尔医疗队开始,中国医疗队先后在马拉迪市中心医院、首都尼亚美国家医院、津德尔国家医院开设针灸科,一直都是由中国针灸医生主持工作,由于多种原因,目前,只有马拉迪市中心医院保留有针灸科,与物理治疗、康复疗法结合,经过三十多年,几代中国援外医疗队员的艰苦努力,使中医针灸在非洲尼日尔信任度越来越来高,来就诊的患者也越来越多,当地温度炎热,即便如此,每天的针灸人数多达50-70人次,其中小孩占几乎一半。医院5个房间13张床,床坐满了就坐凳子和地上、桌子上,由于患者多,扎针拔针又得经我一人手,所以最怕遇到晕针的患者,好在期间只遇到了三例,都及时发现解决。

 

 

4月至6月是非洲最热季节,白天气温可达50度。虽然平时很热,但此时的热却是一年中最煎熬的时候,有空调但电力不够,空调是在吹,但吹出的是热风,夜晚只能睡地上,只有这样才可以入睡一下,断电的同时也就意味着断水,幸亏有几口大缸,可以储存水,要不真的只能干食了。断电我们可以睡地,断水我们可以喝储存的水,蔬菜缺乏,我们可以自己动手种植,但疟疾却是防不胜防,有的队员得了一次,有的甚至得了2-3次,5-6次,记得同房间的大姐得了疟疾,一身冒虚汗,钻骨的疼痛,她说以前的感冒身痛不及疟疾身痛的万分之一。

在这里因为恶虐的生活环境,缺医少药,很多成人因高血压未及时发现、未及时治疗引起中风;小孩由于疟疾的肆虐,罹患脑疟后,患上很多神经系统后遗疾病,智力、四肢运动受到很大损害。每每看到患者治愈后脸上露出的笑容,我都感觉到无比欣慰,艰苦的环境和疟疾的肆虐都不算什么,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2018年9月20日,在“健康丝绸之路”建设暨第二届中国-东盟卫生合作论坛举办之际,授予中国第18批援尼日尔医疗队尼日尔共和国卫生荣誉勋章仪式在广西南宁同期举行。在国家卫健委副主任崔丽、尼日尔卫生部办公厅主任阿纳尔伊斯马里、时称自治区卫计委、现称自治区卫健委主任廖品琥共同见证下,尼日尔驻华大使伊努萨穆斯塔法先生亲自为我们授勋。虽然与非洲人民是一场短暂的相遇,可我会铭记终生,中非友谊长存。

(张喜娟)

 

上一篇 下一篇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 广西网警ICP备案